包子很久没有这么爽快地虐菜了

你们十个人欺负四个人不脸红吗?叶修与蓝河组上队,然后一个天击将绕到蓝桥春雪背后的刺客送上半空,等对方噗通落回大地的怀抱,已是一具尸体。 说得不错,所以我给你们两个选...


  “你们十个人欺负四个人不脸红吗?”叶修与蓝河组上队,然后一个天击将绕到蓝桥春雪背后的刺客送上半空,等对方“噗通”落回大地的怀抱,已是一具尸体。

  “说得不错,所以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乖乖交出武器饶你们不死。二,接受团灭。”

  “就算被团灭也不一定能爆出那把光剑,弟兄们,为了微草,不能怂!”一名叫做“独儿怪”的狂剑士吼了声,中草堂余下九名玩家的攻势更猛,两位叶修赶到时就只剩一层血皮的角色瞬间生命清零,好在这两位临死前不忘燃烧一把,火之鸟与斗破山河同时放出,卷走了对方相当可观的生命值。

  “当然不可能。”君莫笑忽然收起了残影,千机伞形态瞬间改变,没等中草堂玩家们反应过来,君莫笑早已振臂一挥,众玩家只见眼前蓝光一闪,下一刻便发觉自己双脚离地,再转换视角看看身边,绝望了,自家队友们也是各种浮空,群魔乱舞。

  停电了?不!自己的血条正在往死里降,看来君莫笑这家伙在升天阵后面接了抛沙。不,不可能!君莫笑的散人,致盲效果哪来这么长?

  屏幕重新亮起来的时候,中草堂的九位全部成了灵魂视角飘浮在空中。转换视角往下一看,九个人都哭了。

  君莫笑、迎风布阵、风梳烟沐、海无量、寒烟柔、包子入侵、一寸灰、毁人不倦,再加上蓝桥春雪和日照香炉,整整十个人!独儿怪气得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抽成马兜铃,他是有病才会教训大神“网游玩的不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吧?这不,大神不仅把这句话还给了他,顺带赠送了个豪华阵容给他欣赏,独儿怪心里说不出有多憋屈。

  倒是蓝河,看着身边冠军队的成员,十分过意不去。本来他这把“冰魄”就是兴欣赠予的,现在他不小心把武器爆了出去,兴欣又全队出动替他夺回,他再也不好意思朝叶修开口说工资的事情了。

  “谢谢兄弟,辛苦了,你自己去练吧。”虽然蓝河面对兴欣众人羞愧万分,但自家公会的人还是要招呼一下的。

  “嗯,在当时混乱的局面下,除了中草堂那帮不对盘的,其他公会不可能特别注意我的武器。”蓝河硬着头皮答道。

  “没关系,大不了他们复活一次我们杀一次,杀得他们再也不敢打你的主意。”叶修轻飘飘地说,仿佛在陈述下一顿吃些什么。

  “老大,我们再灭他们一次吧?”包子极其亢奋。他不是唐柔,无论PVE还是PVP,无论对手是强是弱,他都可以杀得精神抖擞。

  “杀上瘾了,包子?”叶修嘴角抽抽。说起来,总在训练系统中枯燥乏味地打磨自己,包子很久没有这么爽快地虐菜了,也难怪他越杀越带劲。

  叶修现在不敢出门,他怕自己一跨出兴欣的大门,就被各种围追堵截,而原因正是包子那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嫂子”。

  于是当晚叶修在原属于唐柔的卧室里睡了一宿,唐柔则被陈果趁机拉上了自己的床,两个姑娘鬼鬼祟祟聊到半夜。

  谁能想到包子这货在这种时候居然也能展现自己超凡脱俗的脱线气质,不过既然叶修不计较,其他人还有什么好说?这不是指责包子的时候,这是群策群力帮助他们伟大的叶教练追求真爱的时候。

  接机的活儿最终派给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关榕飞,结果从萧山机场到兴欣网吧,一路上关榕飞除了后悔没带耳塞就没什么别的念头,黄少天太特么能说了,下飞机的时候抱怨海南航空的飞机餐“难吃得一比”,上汽车后拉着喻文州点数全国各种美食,末了下汽车时话题又回到“海南航空飞机餐巨难吃”。

  虽然车内打着空调,但是关榕飞依然暴汗。他不明白,在话痨统治的世界里,蓝雨的人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诶诶诶老叶人呢人呢?是不是害怕我所以躲着不敢出来了啊?哈哈哈哈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快把他叫出来叫出来,我要和他PKPKPKPKPKPK……”

  叶修心里苦,但叶修不能说,只能在厨房挥洒一腔辛酸泪。于是为了对得起自己,也为了对得起人民,叶修特意在清炒虾仁里加了秋葵。果然,当虾仁端上桌,黄少天的尖叫能把天花板掀翻。

  “来,少天,别客气!老叶听见你们要过来,激动得大半夜睡不着,哭着喊着要亲自下厨给你们接风洗尘,你们一定要对得起他的心意呐!”老魏本想坐黄少天旁边,结果被端着菜走出厨房的叶修一把拖走。

  “注意素质!哦对了,你这种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素质。”叶修反怼回去,众人大笑。

  “所以说,少天,你可不能辜负哥的一番情义,来,这盘清炒虾仁是专门孝敬您的,尝尝呗。”叶修故意将虾仁摆在黄少天面前,然后夹起一块秋葵就要往黄少天碗里塞。

  “老叶你混账啊!!!!”黄少天护崽子似的把碗捧在胸前,作势要踹他,叶修赶紧躲得老远。

  “不笑不笑。”喻文州乐呵呵地安抚道,他伸手夹过一筷虾仁,按进自己的面汤涮去秋葵汁,送到黄少天碗里,顺手把叶修硬塞的秋葵捞走。

  “诶,这面汤谁煮的?太棒了!回头好好教教老叶这个家务废。”黄少天稀里哗啦把面抽得跟倒流的瀑布一样。

  “没想到叶神手艺这么好!”躲在乔一帆和莫凡中间争当小透明的蓝河忽然称赞。看得出来,他这会儿如果不说点什么,黄少天八成又要“呵呵今天晚上天气真不错”了。

  “狗屁!”魏琛一点也不掩饰眼里的轻蔑,“你自己说你昨天浪费了多少食材煮了多少锅魔药一样的神奇玩意儿才熬出来一次可以被称为‘面汤’的东西?老夫走南闯北多少年,什么黑暗料理没吃过,就数你做的汤最恐怖!”

  “老叶你这就不对了。污蔑啊!红果果的污蔑!文州少天还有小许你们千万别信他的。我那是发扬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哪怕再难吃,也不能浪费一根面条!”

  “虽然味道并不正宗,不过对于不了解粤菜的叶前辈来说,这水平在杭州开面馆问题不大。”喻文州相当客观地给出了评论,黄少天爆笑:“哈哈哈哈老叶你要是打不动游戏了一定要开家面馆哈哈哈哈我一定会来给你捧场的哈哈哈哈‘叶氏面馆’哈哈哈哈想想都带劲哈哈哈哈……”

  再下一秒,蓝河蓝河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地低头,黄少天的笑声传遍整个网吧:“哎呦喂老叶你可以啊哈哈哈哈哈被我们蓝溪阁的玩家说得不敢出声哈哈哈哈哈这还是人来砍人怪来砍怪天下无敌的老叶吗哈哈哈哈哈怎么看上去像个妻管严一样哈哈哈哈哈……”

  于是晚饭刚刚结束黄少天和喻文州就被叶修轰宾馆去了,美其名曰“路上辛苦,早点休息”。

  “辛苦泥煤啊我在飞机上睡了四个小时好吗?你赶人也找个靠谱的借口行不行啊?不就是怕我偷窥你们兴欣内部资料吗?嘁,我和队长是那样的人吗?我就不走!你网吧这么多电脑,敢不敢给我开一台机,我要和你PKPKPKPKPKPKPKPK……”

  很快黄少天注意到了另一个细节:“我靠老叶你什么意思你居然把小许留下了!说!你们要对小许干什么?我告诉你,小许永远是我们蓝溪阁的人你策不反的!”

  “噢,睡觉去,明天起个大早骚扰老叶。”黄少天看了眼蓝河,再看了眼叶修,秒懂。

  “急什么?”叶修好笑地看着蓝河,“早着呢,先上机看看,也不知今天有没有什么BOSS。我这不得替你们蓝溪阁打工嘛。”

  “好好好,听领导的,今天不算。”叶修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我今天上‘君莫笑’。”

  “没给你订宾馆,你今晚跟我们在上林苑睡。宿舍正好还剩一间空房,你爱睡哪张床睡哪张。”叶修解释道。

  “当然要搞特殊化,难不成你想去宾馆给你家正副队长做电灯泡?”叶修挑挑眉。

  “我不腐,我弯。”叶修忽然笑眯眯地看着蓝河,“某个单身小帅哥要当心哦。”

  叶修登的果然是君莫笑。堂堂大神直接开着冠军号在网游里招摇过市横行霸道,还给不给普通玩家活了!蓝河默默吐槽。结果凳子还没捂热就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叶修这边马上一个脑袋探了过来:“什么情况?”

  “不用你管!”蓝河咬牙切齿,蓝桥春雪的上线保护时间刚过,背后就华丽丽挨了记拔刀斩,回头一看,妈的,绕岸垂杨!这小子发什么疯呢?

  蓝河懒得跟他废话,正想一走了之,偏偏叶修好死不死凑了过来,绕岸垂杨的文字泡被他看了个清楚。

  “这个绕岸垂杨不就是上次找我PK被我秒杀的那小子吗?”叶修叼着跟没有点燃的烟回忆道。

  蓝河不置可否,只管操作着蓝桥春雪离开,结果刚一转身绕岸垂杨就堵到了他面前:“反正你也无聊,不如竞技场切磋两把。”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手机赚钱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cocomartini.com/hongbaoqun/11794.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